許庭韶老師-好文

【在爱里受伤的孩子-谈分手的陪伴】

"老师,我真的很痛苦,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爱我了,是不是我真的不够好?"


"老师,他常常都怒骂我、羞辱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痛苦,我好想分手…但又有舍不得…."


在实务现场,很容易会遇到因为爱而受伤的个案。有些人可能正遭受到威胁、有些人正纠结在自己怎么也理不清的关系、也可能有些人正因愤怒而蓄势待发的想做些什么。面对这些热腾腾的怒火、炙热情感的窜烧,如何在这过程协助个案,在感情的风浪中,回到平稳与找回自己的节奏,往往都会是一段不容易且需要智慧的过程。


分手,可以是一门艺术。用这样的眼光看待分手,或许过程中所出现的那些真实又难受的情绪都有机会被好好欣赏与尊敬。分手者往往最主要的情绪是有罪恶感、后悔、若是因为发现对方有第三者,可能还会有愤怒的情绪。而被分手者,最主要的情绪则可能是背叛感、不理解、被遗弃感、甚至是种自我价值的崩解。以下分成两个部分谈分手情境中分手与被分手个案的辅导重点。

分手者的辅导


1. 保命比说谎重要:
这是谈分手最重要的一个观念!分手的过程,要随时注意对方的情绪状态,若是觉察到对方情绪失控,甚至抓狂到要有伤人或伤己的行为,就要赶快说谎保命,务必先慢下分手的步调,安抚对方的情绪,双方安全为第一优先考量。


2. 地点选择:
选择好的地点,可以免去许多困扰,通常来说最适合分手的地方其实是麦当劳。因为这个地方存有以下的几个优点。


3. 时间方便:
24小时营业,想分手随时可以带过去。


4. 桌椅固定:
若是对方气到想翻桌也翻不起来!


5. 分散风险:
如果刚好想分手的对象在情绪控制上是有议题的,在被提分手时,若是单独在一起,很可能会被当作强大痛苦情绪抒发的唯一目标!如果在有人潮的地方,情绪就比较容易分散给周围的人,可能他去点餐时,凶那个点餐的人,他去厕所时,凶那个扫地的,情绪比较不会只有针对在伴侣身上。


6. 心态上的建立: 
可以邀请想分手的人,陪伴他整理这段感情的过程,说说看在这段关系中,让他真的没有办法忍受或是生气的是什么?什么是他在这段感情当中的限制与无奈?同时,让他回忆和对方相处的美好片刻,在这段感情中,珍惜与感谢对方的是什么?透过整理的过程,让想分手的人可以在一种情绪平稳且想清楚的状态和对方谈分手。避免为求分手而诋毁对方。在过程中陪伴他角色扮演,先练习与预想可能发生的状况。与对方谈分手时,除了表明立场也同时试着表达自己的尊重与感谢那些彼此生命中所拥有的美好时光。

 

 

 

 

 

 

 

 

 

 

 

 

 

 

 

 

 



突然离去的爱,被分手者的陪伴与辅导


1. 重拾碎片,将遗落的自己找回来:
对于被分手者的辅导,最容易遇到的可能是自我价值的崩解。存在主义的大师Yalom曾说:"当人坠入爱河,进入幸福的融和状态时,通常不会自省,因为那个充满怀疑的孤独的我,已融入了我们"。当从一段感情分开了,真正要面对的,其实是那孤独的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狠狠的敲碎了一地,兜不起了自己的样子"。往往,对痛苦无能为力的痛苦是创伤的核心。因此陪伴被分手者,陪他捡起一片一片的碎片,重新用自己的方式拼凑起自己的模样,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2. 用行动的词语陪伴:
有些被分手者,会出现明显的身心反应,如吃不下东西、不想要动、如行尸走肉般的被困住。这时,常常说些什么话语,个案是不一定有办法听进去。因此要做的,仅仅就是温柔的提醒,"记得吃东西"、"记得运动"、告诉个案"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很好很好的孩子"。这三句话,就有机会像是照顾一颗小种子的阳光、空气、水,慢慢种进在爱里受伤孩子的心里。


3. 纪录片的眼光:
被分手者,往往都会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就像是因为突然被扔进大海,本能反应就会想找寻一根浮木,有时可能只是想知道原因来找回一种安全感,仿佛知道为何,就可以容忍任何。可以询问个案,是什么让他想知道为什么?知道与不知道对他的影响是什么?邀请他用拍纪录片的眼光,重新看待自己所发生的事。"你知道吗?纪录最好看、最精采、最触动人心的片段,往往是主角正经历痛苦挣扎的那些时刻…""接下来呢?你想怎么继续拍、怎么取景,会是你最更想要的故事?"当跳脱惯有的思考模式,说不定卡住的生命就有机会悄悄流动。

爱,是终其一生的课题,最后分享三句话,"我们永远有机会提高亲密关系的质量"、"我们永远有能力在苦难中提炼营养"、"要记得和一群人鬼混"。让我们一同在爱的课题里修练,看见真实的自己。

本文同步发表于龙腾文化生涯规划焦点报

© 2017 by ACDC career.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香港上環永樂街204-210號啟發大廈10樓D室

service@careerACD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