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by ACDC career.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香港上環永樂街204-210號啟發大廈10樓D室

service@careerACDC.com​

許庭韶老師-好文

【四手联谈随笔-扎根的力量】

久违的参加四手联谈。


这是一个三位治疗师接力对话与一位主角进行访谈的经典工作坊。
哈克、锦敦、祺堂一直都是在心理学界很照顾我的治疗师。


我总是很感动三位治疗师在聆听故事的『在』。
可以如此贴近主角,慢慢地理解主角,从不同的角度,看到同一事件的不同风景。


这一次很不一样的。


主角的议题,勾起了许多个人议题,我清晰的觉察到了,自己在某些转瞬间所漾起的自动化反应。
同时也深深地让自己陷入了一种很自责的情绪。 


在课后,我和工作坊的好朋友说说自己的状态。
他问我,“从工作坊中我想带走什么?”
我说“我想带走困惑⋯⋯我很困惑,关于自己的生命”。

 

我也还说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回答。
在说的时候,哈克蹲到了我们身边。

 

我和哈克说,“哈克,我觉得我好像有点慈悲疲倦….我发现,我在听主角故事时,我还是会有一些时候,心里有一些批评…像是主角怎么会这样或是你怎么可以逃走,或是他怎么可以这样之类的声音会很自动化的冒出来。也许有些是戳到自己个人议题吧,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很自责,怎么自己学了这么久,还是会这样…”我边说边无法抑制的流着泪。

 

哈克很直接的回应说:“因为你太年轻就学了!”

 

哈克问我:“你现在几岁?”我说28岁。
“那你从几岁开始学?”我回想了一下说22。

 

再一次,他很坚定地和我说,“你太年经就学了”。

 

这句话对我来说是震撼的。
也立即的就把我拉出了那份很自责的情绪中。

 

 

 

 

 

 

 

 

 

 

 

 



哈克温柔的和我说,“慈悲”不是用学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课堂中,常要我们彼此一起出去玩、去看电影,多去生活中经验。


慈悲是在生命当中,在一些时刻你真实的感觉到,有个人他看到了你,你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用生命那些累积而成的。


我已泪流不止。


我想到李仑说的。
“我不是经由学习而成为治疗师。
而是被治疗成为一名治疗师“。


很大的提醒,再一次的提醒。


哈克打趣的说:“你能想像我们28岁,在这边吗?一定是乱搞啊!!!!”
哈克轻轻的对我说:“去学你这个年纪可以学的吧。”
这段在工作坊结束一小片刻的对话,我的心着地了。


想起工作坊里其中一段。
“你无法和谁学到100%一样,因为你有你的生命。”


我回荡着哈克对我说的话,同时找了锦敦说说自己的状态以及哈克的回应。


锦敦听着我说,就红了眼眶。
锦敦开始回想起从认识我到现在,看到我的种种。


他说:“我一直看到你努力着,很感动”。
“是什么,让你不断地穿梭在不同的地方,去感受去学习的一直来”。


我突然接上。
我说,因为在认识他们之前,我从来没有在过往的生命感受到这些。
我知道,对于那样的慈悲或是宽广很多很多我是笨拙的,同时有很深的盼望。
这些慈悲或善解的感觉,不是我所熟悉的。
所以不断的,经由一个一个温暖的地方,去感受,去练习。


锦敦深情的眼神,细细的看着我,他说看着我这几年的发展,
有可能和“速度”有关。


锦敦知道我不太能专心。
他说曾经他有希望建议我可以专心。


因为他是这样好好耕耘在一个领域,但他知道我并不是完全有办法投入叙事领域的。


他观察到我同时在培养两个相反边的能力。
所以有些时候会打架。
“相反的能力一起培养。
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

原来如此。
又多了一点对自己的理解。
而自己又再更安心安在。
被理解了,被承接了,力量何其大。 


我敬佩着主角。
放下的是社会上的角色与包袱。
拼了命过来整理自己。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要把自己的脆弱展露多么不容易。


原来其实我和主角一样,想要的很简单却常常只能偷偷的想。
“只是想要被看见,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 和主角对话完,表达了自己的心意与感觉,我们两个都抱着彼此流泪。 


回到现在的年纪。
可以扎实行走的是什么。
想要真的练习一份善意一份安静。
可以安静地凝视出更多一点的面貌。
可以深刻的反省。
可以深刻的道歉。
可以深刻地面对自己的黑影。


我想主角的生命故事与面对的方式,同样带给了我一道力量与光束。
谢谢这两天三位治疗师与主角共同交织的网。
只是先从退后几步从凝视开始。
黑暗的 、光明的、 感受然后流过。